天墉城门下弟子玉泱

世间千般苦 不过求不得

思前想后了许多天,要从哪里开始,写这一篇杂谈。
从星空蓝笑着说,我的家在香港。
还是阿峰懊恼的喊出,变态都有感情。
跟着肉肉跳了许多坑,主角大都有一样的面孔,不同的故事,却都是摧心折肝,求而不得。如小寂之于掌教师兄,百里过儿与陵姑姑,屠苏之于大师姐,bill 哥哥之于毓泰……无不是千回百转,柳暗花明,呕心沥血里藏着一线生机,陡峭刀锋上悬着一滴蜜糖,放也不甘心,死也不瞑目,总觉得再努力一点点就能抓住幸福。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刚刚够着指尖,作者手里的逗猫棒一提,又扑了个空。
于是读者也跟着上上下下,欲生欲死,如坐过山车,如行车经过峭壁,千辛万苦爬上坡顶,一个陡坡下去,心脏浮至胸口,以为已到谷底,一口气未松,又是一个陡坡。哭着在玻璃里找糖,糖渣里翻玻璃,跪求作者给一个痛快。
然而怎么可能痛快?记得有人说过,市井男女,平顺生活,周而复始,美满团圆。这样的故事没有人要看。读者都是抖M,喜欢的恰恰就是钝刀子割肉,为作者笔下的人物提心吊胆,以为这样总是够了,谁知手掌翻覆,卧槽原来还可以这样?!
就是喜欢这样的故事,谁都没有错,谁也都有错,没有人能置身事外,于是纠葛日深,痴缠愈痛,千丝万缕剪不断,人人都纠缠其中作茧自缚,折磨心性,吐血三升,方知欲罢不能。

起初看玻璃之城
觉得家姐为何不肯放过峰少。然而家姐要怎么放过?锦衣玉食,细致呵护,她恨不得给弟弟最好的,除了爱情。她巴望他娶妻生子,平顺安康,这是一个姐姐最普通的心愿,合乎天道伦常。有什么错?
想劝峰少不要一错再错,然而爱一个人有什么错?他衷心全意保护她,怕她痛怕她苦,所有的算计也无非是为了爱。她一个眼神,一句薄嗔,都能震动他心神。他只是爱得深,他有什么错?至于嘉怡更是无辜。他不爱嘉怡亦没有错,这世上唯独爱最难勉强。嘉怡恨他更没有错,谁受得了这样一次次的冷酷算计阴寒对待而不心存怨怼?她自然要报复,恨不得他生不如死万劫不复,换了谁都一样。
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别人要的,他们给不了。家姐给不了峰少爱情,峰少做不到止步姐弟,嘉怡亦不能一再原谅。这都不是错。
可是他们亦都错得深重。
家姐早知峰少心思,却不能坚心明志,一再退让与纵容。默许他步步紧逼,放任自己沉沦其中,明明动心却又无法违背理智,想要断念却又满心怜爱,进进退退,犹疑不定,终至越陷越深。
峰少为一己私欲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他人性命感情玩弄于股掌之上,毫不怜悯亦不动容,冷酷自私,无情无义。哪怕是一心一意爱她,却也免不了一点一滴试探,一步一步算计,爱里那容得欺骗与背叛,他对他人习以为常的冷漠亦使她心寒,终于作茧自缚。
嘉怡为爱而不得虚与委蛇,曲意逢迎暗藏算计,想逼得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终归也算不得无辜。
这其中任何一个人剥离出来看,都算不得一个好人。可是放在这样一个故事里,却都恰恰好。让人爱恨两难,亦替他们两难。
可是真喜欢峰少这个人设,在外人面前,他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峰少,心狠手辣,从无犹疑。可在家姐面前,他是穿BB熊睡衣的阿峰,眼神明亮,少年心性。阿峰与峰少,是同一人又判若两人,如同白天与黑夜,如同硬币的两面,非黑即白,非正即反。看他人前恣意张扬声色俱厉,家姐面前谨小慎微软语温存。不由得替他痛也替他恨,痛他如此折磨心志求之不得,痛他如此机关算尽终究成空,痛他一腔热血浇不灭,痛到明明攥紧心肝脾肺肾却又放不开,贪恋那一点温情于是反反复复肝胆尽碎;又忍不住替他恨,恨为什么海难里死的不是他,恨为什么聪明至冷酷,恨为什么所有缘分都恰恰差之毫厘,恨到生不如死为何不干脆凭空里飞来一把匕首了断了他这一世遍体鳞伤?
可是又舍不得,若他死了,去哪里再寻这样一个妙人。
可是他不得不死,他与家姐不死,哪里来得星空蓝与晓波?
一切早已注定,只是时日尚未到。如同多年前看铁达尼,观众明知此船非沉不可,荧幕上正衣香鬓影歌舞升平,你心里盼着晚一点,再晚一点,却知道谁也逃不脱。
虽然星空蓝与晓波的痴缠来得平和许多,而处处细节与玻璃城中遥相呼应,更显惊心动魄。
想骂一句呆头鹅,可是晓波生来笔笔直,他对星空蓝的种种明示暗示无动于衷,才最合乎人之常情。他对星空蓝的处处亲昵与示好,也是纯然一派发乎天真与信任。而埋在前世的深情与痛楚有多沉重,才能造就如此一个次次下意识靠近又不自觉伤人的山伯?如此澄澈又无辜,真诚又残忍的少年,才最让人下不了手。
想说星空蓝你何苦,可是前世纠葛今生痴缠,他一次次痛下决心了断,如同前世一次次狠心推开他,最终还是屈服于一个眼神,一个抱拥。今生的他如同前世的他,求而不得的那些苦痛与挣扎,恍然时光交错眼神重叠,有多少愧疚与不忍,就有多少偿还与付出。前世做不到的理智决绝,今生更难做到,多怕他唯有随波逐流,像峰少一样渐至灭顶。
大约就是这样每一个求而不得辗转挣扎的人物,那天敲打着肉肉的脑洞,哭着喊着我要出来。逼着肉肉昼夜不息,日更五千。然而手速哪里赶得上脑洞,每一分钟,脑内的小人在奔走折腾,一会儿滚上床,一会儿拆厨房,一会儿dododo,一会儿爆条股,一个看不见就自己走出一条支线,放弃哪一条都心有不甘。再看看蹲在坑底的读者,一会儿巴不得就此完结,一会儿又恨不得永不完结。真是让人左右为难。
想必脑洞的乐趣也就在此,那些人物写下来便有了生命,承继了作者的一腔精魂。即便理所当然的坑了,即使一不小心完结了,他们也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一遍遍轮回下去,在不同读者的脑海里过着各自的人生。而我们看见某些人,也会忍不住想起另一个次元里的一些故事,在那个次元里,很多人都是雪纳瑞。
几好玩吖。

从红豆沙到玻璃城,一步步看肉肉笔力日深,架构圆融,细节丰满,内力精进。相信终有一日,肉肉定可得偿所愿,立于紫禁之巅,摸着意中人的腹肌,提笔纵横,说一句:“葛格,这都是肉为你打下的江山。”而此时,尚陷在不知哪个坑里的我们,亦愿与你一同仰望,看天地同春,四海升平。

@baixiaorou 加油。我等着手里一打号码牌兑现的那天……